首页 女生 耽美百合 烟雨湘城

第113章 温平忍辱定下复仇计 二

烟雨湘城 善青 4978 2019-08-12 04:09

  

话说温平逃也似地离开了柜台,和湘香楼的掌柜地简单交代了几句,便直接准备离开。湘香楼的崔老掌柜是一个温和慈祥的老人,温平从15岁起就跟着崔老掌柜一起学做生意,名为主仆,情同父子,自然对温平离开的原因是一清二楚。

当下叹了口气说道:“大少爷,这样下去,也不是个办法呀!你也不能总躲着这个表小姐啊!我看,你还是要想个办法才好。”

温平笑着说:“崔伯,你不要担心。这只是一时的,再等等,会有办法的。崔真到萍乡调查也这么多天,我想他也该回来了。只要他回来,我相信,这些问题都会迎刃而解。我现在回温家换件衣服。如果崔真回来的话,让他立刻悄悄到家里找我。另外,如果古可兰问起我哪里去了,就说我到城南成衣铺去了。这样,省得她跟过来。”

这崔真,正是崔老掌柜的儿子。早在古田带着古可兰来温家的第二天,温平就派崔真到萍乡去调查古田的底细了。算起来,到今天,也有7天了,怎么着也该回来了。从目前温平和古可兰的接触中,他并没有获得什么有用的线索。而且古田老谋深算,温平和他接触的机会更少,也就更谈不上从古田身上寻找破绽了。所以只能崔真回来,依据他摸底的情况再实际应对了。

温家虽然配了汽车,但温平日常较为低调,都是马车出行。当下让马夫套好马车,匆匆送自己到温家。为了不让张姨太和古田的眼线发现,他悄悄从后门进入了自己的宅院。巧的是,他刚回到自己的房中换好衣服,崔老掌柜的儿子崔真就找过来了。

这崔真是个20出头,年轻俊秀的小伙子,是温平最得力的助手。他刚一进房门,温平就赶紧倒了杯茶给他,待他一口喝下,便迫不及待地问到:“怎么样?”

崔真是骑着马,一路风雪兼程赶回来的。这会是又累又乏。他咕噜咕噜一口把茶喝下,又拍了拍自己身上灰尘和泥浆,这才喘着气说道:“大少爷,果然不出你所料,这姓古的妇女俩,都不是什么好鸟!”

温平大喜,赶紧让崔真坐下,叫他细细说来。待崔真全部说完,温平才算是明白为什么古可兰要如此厚脸皮,不知廉耻地往自己身上贴了。

根据崔真的打探,张姨太向温平介绍的古可兰的情况,总共只有两个是真的,一是古可兰今年确实18岁,二是她的娘亲确实是在3年前死的。不过,不是病死的,而是被古可兰气死的。原来,古可兰和她的父亲一样,年纪轻轻却生性风流,家中只算个小门小户,却一心想飞上枝头当凤凰,跟着自己的父亲频繁出入交际场所。她15岁的时候,就被本地一个大户人家的老爷瞧上了,偷偷包养在外,古可兰还珠胎暗结。古田和古可兰本来以为可以母凭子贵,顺利嫁入该大户家做姨太太享福,可没想到这个大户的夫人倒是个狠角色,找到萍城的黑道老大,给古可兰灌了一壶打胎药,又找人狠狠地教训了古田一顿,自己不出面,把这件事处理的干干净净。古夫人得知此事后,气得卧病不起。过不了多久就撒手人寰了。古可兰历经此打击后不知收敛,反而更加频繁的出入这类场所,希望捞到一两个不知情的金主,加之生得还算标致,身边更是围着一群逐肉之蝇。可惜,她在萍城的名声已坏,就算愿意嫁入豪门为妾,那些名门望族没有人愿意要她。古可兰眼看着自己年纪已大,也就降低了标准,转而看上了一些黑道小老大。就在她刚来湘城的前两个礼拜,她还和一个在当地舞厅罩场子,名叫“火鸡”的黑老大打得火热,而且从人家身上讹了不少钱!但自从接到张姨太的通知来湘城后,她就断了和那人的关系,还把人家的钱财席卷一空。古可兰偷偷跑到湘城后],并没有告诉“火鸡”。只是天不隧人愿,她想断,可那“火鸡”倒不想断,何况这“火鸡”刚在和其他的黑帮势力火拼后,被人打断了一条腿,已经完全失势了,现在倒想找到古可兰拿回自己的钱财。崔真到湘城后,一打听,就发现这个小老大正到处找她算帐呢!而且,据可靠消息,古可兰已经怀上了这个混混的骨肉。

温平笑道:“怪不得这个古可兰如此心急火燎,原来是肚子里有了种,害怕被人知道,想赶紧得找个顶替的。”

崔真也笑道:“少爷,你说得对。现在也不知道这个古可兰会做出什么卑鄙的事来,你一定要当心啊!而且我还打听到一件事,就是这个古田,以前在萍城,不过是个小混混,每天招摇撞骗。大概十几年前,突然得了一笔外财之后,才开始做的粮食倒卖生意。而且,他以前本来是很高大英俊的一个男人,很得女人喜欢。前两年他招惹了一个有夫之妇,被这个女子的丈夫发现,打了一顿,也不知道打坏了哪里,病好了之后,就变成了现在这副样子,整个背才弓了起来,面貌也因此变得丑陋了。”

温平心中一惊。当初自己之所以排除古田的嫌疑,就是因为古田的身高、体貌和当初绑架自己的那个人不相符,可照崔真这样讲,古田是因为后天的原因才变成这样的,那么,他的嫌疑就大幅度上升了。而且,他突然发迹的时间,也和温平被绑架的时间非常相契合,两者一结合的话,温平可以断定,古田就是当初绑架、企图杀害自己的匪徒。现在要做的事,就是如何让这古田认罪,同时揭开张姨太的真面目了。

看到温平沉吟着,崔真不无担心地说道:“少爷,古家现在是走投无路,他们为了抓住你这根救命的稻草,肯定会不则手段。我们要怎么办?还有一件事,我忘记了向少爷汇报。那个‘火鸡’现在已经失势了,我想到这个人可能会用得上,所以自己擅做主张把他给带回来了。还请少爷不要责怪。”

温平大喜道:“我怎么会责怪你呢?你做得很好,这个人,对我们非常有用。这样,你想找个地方好好的安顿他,给他点钱,等到合适的时候,我会安排他出现。至于如何对付古家妇父女,这个你就不用担心了,等我的通知和命令行事。”

崔真点点头。温平拿出一个钱袋,先赏赐了崔真,又拿出一些大洋让他作为安置“火鸡”的费用,叮嘱崔真从后门悄悄出院。这才关上自己的房门,悄悄地来到了苏姨娘的院中。

自从上次燕儿事件后,温平就找了个理由把张姨□□插在苏姨娘身边的眼线给拔掉了。那个叫茴香的丫头,先是被温平赏了20个大嘴巴,后来又想办法给她栽了个“偷盗财物”的罪名,乘着张姨太不在的时候,轻而易举地就被打发出了温家。张姨太忙着替古可兰和温平牵线,对此事也就睁一只眼,闭一只眼。温老爷被木云帆筹集疏通河道银两的工作烦地是不可开交,根本没有闲心管内院的事。因此眼下,苏姨娘的院中,倒少了许多不干不净的人了。

温平推开门进去,进苏姨娘正在房中绣花。温惜则百无聊赖地在旁边看着一本书。见到温平进来,温惜高兴地一跳三尺高,说道:“平哥哥,你来了!哎呀,惜儿无聊死了,你带惜儿出去玩好吗?”

原来时近年关,学校已经开始放寒假了。由于苏姨娘严加管教,根本不允许温惜放假后出去玩,温惜在帮着做了几天赈灾工作后,根本就一直没有出去玩过,早就在家里呆不住了,每天嚷嚷着要出去,可苏姨娘哪里肯?

苏姨娘停下手中的绣活,笑道:“平儿,这会儿,你不是应该在酒楼的吗?今天怎么回来了?”

温平边笑边叹道:“苏姨,别提了。这古可兰在酒楼里一天到晚跟着我,我根本没有办法做事。”

温惜听了,则在旁边气嘟嘟地说:“娘早就说了,这个女子不是什么好人。果然很不要脸!”

苏姨娘蹙眉道:“这样下去可不行啊!要是被她缠上,你可就脱不开身了。”又白了温惜一眼,呵斥道:“惜儿,这是你一个女孩子该说的话吗?快回房,去给我好好反省!”

听到自己母亲的呵斥,温惜不情不愿,嘟嘟囔囔地离开了自己母亲的房间。

温平目送着温惜离开,这才笑着说道:“苏姨你放心,我自有分寸。我今天来,就是想跟你商量一件事。”

“什么事?”苏姨娘问到。

“是这样的,我准备和古可兰定婚。”温平淡淡地说。

“你疯了!?这就是你要和我娘商量的事?”正在隔壁房间偷听的温惜顿时冲了出来,口中喊道:“平哥哥,你不会是被这个古可兰的美色所迷住吧?啊?你不是说你喜欢冷姑娘,这一辈子要娶人家吗?可你现在,要跟一个这样的女子订婚,我看你是昏头了!你这样,不是正中张姨太的下怀?你还如何给温夫人报仇?”

听到温惜说的话,温平和苏姨娘都大惊失色,一个不小心,绣花针扎到了自己的指间上,顿时鲜血直流。苏姨娘顾不上自己的伤,惊谔地问道:“惜儿,这些事你怎么知道?”

温惜嘟囔着说道:“上次你和平哥哥在花园聊天,我不小心听到的。”

“你怎么可以偷听别人说话?”苏姨娘斥责道,“现在,立刻,马上给我回房去!”

温惜嘟着嘴巴,赌气地站在原地没有动,但一双眼睛中已满是泪水。苏姨娘和温平对视了一眼,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。温平说道:“苏姨,惜儿已经不是小孩子了,我看,有些事情,不如都告诉她吧。说不定,惜儿,还可以帮上我们的忙呢!”

听到温平这样说,温惜的脸上露出喜色,偷偷地看了自己的母亲一眼。苏姨娘见状,只得叹了口气说道:“我总是说不过你们。既然这样,惜儿你一起坐下吧。但你不允许再这样咋咋呼呼了。你要知道,你平哥哥做任何事情,都是有他的理由的。你千万不可坏了你平哥哥的大事。”这后一句,却是向温惜说的。温惜见母亲允许自己坐下一起商量,顿时大喜,忙不迭地在旁边坐下了。

温平笑道:“还是苏姨懂我。”听到此言,温惜调皮地向他吐了个舌头。

温平拿过一个手帕裹住苏姨娘的手指,苏姨娘却并不在意,只是急急地向温平问道:“平儿,你为什么要和古可兰定婚呢?”

温平先是把崔真到萍城打听到的消息告诉了苏姨娘母女,听得苏家两母女是惊叹不已。温惜早就想插话,可碍于自己母亲严厉的眼神,又不敢说,只地再一旁生闷气,一张脸得气都涨红了

苏姨娘看了自己女儿一眼,心平气和地说道:“平儿,当初你敷衍着这个古可兰,我还可以说是你不清楚他们父女的为人。可是现在,既然你都已经知道他们的真面目了,而且这个古田很可能就是当初企图杀害你的凶手,你为什么反而要和古可兰订婚呢?”

温平说道:“我的好苏姨,你听我把话慢慢说完。”他好笑地看了旁边一脸气愤地温惜一眼,说道:“从崔真掌握的情况来看,古家父女现在根本就是丧家之犬。我现在,是他们的救命稻草。他们为了抓住我,会不择手段。如果我不同意他们,他们背地里一定会使很多招数,这些招数都是我们想不到的。这样我们反而防不胜防。到时候,说不定会出现我非娶她不可的局面。如果我主动提出订婚,局面就由他们掌握,变为我们主动掌握了。他们以为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,就会放松警惕,也就不会使出那些阴招。而这个时候,我就可以好好安排我的计划了。”

听到这里,苏姨娘的脸上终于绽放出了笑容,旁边的温惜也一副松了一口气的样子。苏姨娘说道:“我就知道,你不会做傻事。可是,如果你和古可兰订婚了,到最后,你又要如何摆脱她呢?”

温平笑道:“这你就不用担心了。我手中有王牌,我之所以要和古可兰订婚,只是为了放松他们的戒心,让古田和张姨太以为我已经被他们收服了,在这段时间不再针对我们。我怎么可能会真的想和古可兰订婚了。到时候,我自然有办法,让这个订婚完成不了。而且,我还要在订婚宴上,上演一出好戏给张姨太他们看。不过,这个计划和以后我的一系列计划,都需要苏姨娘你配合。”

听到这里,苏姨娘虽然仍有疑惑,但已经是基本放下了整个心。她会心地对温平说道:“好的,平儿,你需要我做什么,只管跟苏姨娘讲。”当下三人一起,定下了整个计划。

  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